用戶您好:登陸 | 注冊 設為首頁 移動端客戶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企業郵箱 加入收藏 返回舊版


制造業遷出中國,真的那么可怕嗎?

作者:老局長
發布時間
2020/09/08/ 14:39
來源
星海情報局
點擊:

摘要現在離開中國的企業,大多是追求東南亞更低的勞動力成本,少數是因為要規避關稅。短期來看,我們不用擔心,但長期來看,要警惕“空心化”的危險。目前,中國制造無可替代。

 

  2018年,中國手機出貨18億部

  2018年,中國計算機出貨1.9億臺

  2018年,中國機電產品出口9.6萬億元,

  占出口總值60%左右

  中國在全球輕工業制造領域占比52%

  中國在全球紡織和服裝產業出口上占比40%

  中國在全球家具出口上占比26%

  中國在電子、機械、設備等高科技領域

  占全球出口總額20%以上

  ......

  中國制造,其實無可替代

 

制造業遷出中國,真的那么可怕嗎?

 

  隨著不少企業紛紛關閉在中國的生產基地,跑到越南和印度開辦工廠。制造業遷出中國的話題,最近又熱了起來。

  在悲觀者的眼中,仿佛今天企業到外國開工廠,明天中國工人就要大下崗,“世界工廠”就此關門大吉,“制造業外遷”似乎成了可以腰斬中國經濟的妖刀。而在樂觀者的眼中,“制造業的外遷”反而是中國產業升級的一個里程碑,我們終于摘掉了“代工廠”的帽子,走向了價值鏈的上游。

  在這里,先說本文的結論:

  一部分制造業遷出中國”已經成為必然的趨勢, 它是全球經濟大氣候和中國經濟小氣候的必然結果,并不以我們的意志為轉移?,F在離開中國的企業,大多是追求東南亞更低的勞動力成本,少數是因為要規避關稅。短期來看,我們不用擔心,但長期來看,要警惕“空心化”的危險。

  目前,中國制造無可替代。

 

  01

  產業轉移是必然,客觀上有利于全人類

  首先,我們要明白:產業轉移必然會出現,資本沒有祖國和家鄉,它只會流向最有利可圖的地方。這一點,誰都攔不住。

  對于制造業來說,它的轉移同樣也遵循著這樣的“逐利”邏輯,只不過在這個過程之中會受到一些特定因素的影響而已。制造業遷出中國,就是因為在中國開工廠沒有在別的地方賺的多。

  人類迄今為止的歷史上,總共發生了三次產業轉移。

  第一次,發生在20世紀50年代,為了在東亞和西歐遏制蘇聯,扶植對抗紅色陣營的橋頭堡。美國開始有計劃地對日本和西德進行經濟重建。日本靠朝鮮戰爭時期的美軍訂單原地復活,西德則靠“馬歇爾計劃”重建工業。

  可以說,美國人開了現代產業轉移的頭。但從此之后,產業會流向何方就不是它能決定的了。

  第二次產業轉移,發生在20世紀的60-80年代。這個時期里,遠洋集裝箱貨輪和洲際噴氣式航班改變了全球物流和旅行的格局。

  長途運輸不再是個問題,而國內薪酬成本越來越高。資本于是紛紛把勞動密集型產業轉移到了當時還比較貧窮但擁有大量勞動人口的臺灣、香港、新加坡和韓國。這一波轉移,迅速帶動了被遷入地的經濟發展,也成就了當年的“亞洲四小龍”。

  第三次產業轉移,發生在20世紀的90年代。高速發展三十年的港臺和日韓也都有錢了,勞動力的成本也提高了。類似的問題再一次出現了,于是,資本再一次選擇離開高成本的富裕的地區,前往“成本洼地”——也就是擁有數以億計青年勞動人口的中國。

 

制造業遷出中國,真的那么可怕嗎?

▲從美國,到日韓,再到中國

 

  以上的三次產業轉移,除了第一次轉移是處于冷戰時期特有的意識形態考慮,后面的兩次都是資本意志的體現。而這三次轉移,也展示了“產業轉移”所具有的一些共性:

  第一,產業轉移往往是從較為發達的國家或地區向較為落后的國家或地區進行轉移。

  第二,產業轉移的動機,是為了追求“比較優勢”,更廉價的勞動力,更好的配套設施,更優惠的政策,更先進的技術,更便宜的能源,這些都是“比較優勢。”

  第三,產業轉移往往能夠讓輸入地的經濟得到騰飛,帶動當地的技術進步。這對于全人類的進步都很有意義。今天備受關注的“臺積電”,就是80年代臺灣地區承接美國芯片制造業務的直接產物。

  所以,隨著中國的國民收入不斷提高,那些圖我們“廉價勞動力”的企業一定會選擇遷出中國,因為在“勞動力成本”這一塊,我們的比較優勢已經沒有90年代初那么明顯了。

  因此,我認為:目前發生的部分勞動密集型制造業的轉移,尤其是向印度、越南的轉移,并不值得我們感到擔心。中國的競爭對手不是越南和印度,而是高端市場上的國際巨頭,我們也不能靠壓低工人收入來吸引產業。

 

  02

  制造業轉移本身不可怕,

  需要關注的是它可能帶來的問題

  “制造業轉移”是一個國家經濟社會發展到一個階段的必然產物。之前幾次制造業轉移都遵循著“從發達地區向不發達地區轉移”的范式。制造業開始遷出中國雖然可以看作是中國社會發展到新高度的里程碑,但這其實也是一種“富貴病”——窮國才不用擔心什么產業轉移呢。

  制造業流出帶來的最大問題,就是“空心化”。

  “空心化”指的是以制造業為中心的物質生產和資本,大量地迅速地轉移到國外,使物質生產在國民經濟中的地位明顯下降,造成國內物質生產與非物質生產之間的比例關系嚴重失衡。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國家的經濟開始拋棄實業。資源和就業,都開始朝著非物質生產的部門遷移。

  美國就是一個嚴重“空心化”的國家。

 

制造業遷出中國,真的那么可怕嗎?

▲1983-2019 美國生產職業人口沒有增加,反而減少了

 

  “空心化”的結果是慘烈的。直接的表現就是在今年的疫情期間,美國作為世界唯一的超級大國,連口罩和防護服這樣沒什么技術含量的產品都沒辦法自給自足,只能依賴進口。

  空心化的景象也是慘不忍睹的。日本海軍元帥山本五十六曾經在美國留學多年,去過美國很多地方。當他看到汽車城底特律像洪流一般從工廠中開出的汽車后,便深感美國制造業的強大。當時底特律一天生產的汽車,甚至可能比東京全市的汽車都要多,那是美國制造業的黃金時代。

  但今日的“汽車城”底特律卻破產了。處處都是破敗的廠房、住宅,以及在其間四處游蕩的吸毒仔和幫派成員。

 

制造業遷出中國,真的那么可怕嗎?

▲密歇根中央車站(底特律)現狀

 

  03

  制造業轉移會如何影響中國經濟

  “空心化”除了會讓一個國家過于依賴進口,還會附帶造成其他產業的凋零。胡國良、王繼源在《全球產業布局調整背景下中國制造業外遷問題研究》一文中就指出“短期內低技術制造業外遷對國內GDP影響程度最大”,而制造業外遷“在長期內會造成更大程度的第二產業增加值的下降”。

  也就是說,當一個國家的制造業開始出現外遷,最開始離開的可能只是那些低技術的制造業,但最終會使得高技術水平的制造業也受到負面影響,乃至形成“空心化”。

  同樣根據這篇文章的模型測算,中國制造業每向外遷移1個單位(一百萬美元)的產出,對短期、長期內中國GDP都會帶來不同的影響。這種影響可以分為三類:

  直接效應,指轉移到外國的制造業直接對中國GDP帶來的影響。一個工廠搬到國外,在國內GDP統計之中自然就要減少這個工廠的貢獻。

  關聯效應,指的是受到制造業外遷影響的,產業鏈上其他國內企業對中國GDP產生的影響。當一個工廠搬到國外,曾經給他供貨的上游國內廠商的產值自然也會受到一定的影響。

  溢出效應,指的是外遷部門對國內所有部門的綜合拉動效果。當一個工廠搬到國外,在短期內它可能仍然需要從國內進口部分中間產品,因此也會對國內的GDP帶來影響。

  以目前遷出中國的傳統勞動密集型產業——服裝產業來說。每流出一百萬美元的服裝業產出,就有可能直接減少19.9萬美元的中國GDP。遷出部門和國內的關聯效應下,又會減少近29.7萬美元的中國GDP。但由于短期內仍然需要從國內進口布料等中間產品(溢出效應),同時還可以給中國增加25.5萬美元的GDP。因此,短期之內,每流出100萬美元的服裝業產出,就會對我國GDP造成24.1萬美元的減值。(19.9+29.7-25.5=24.1)

  而長期內,由于我國在全球制造業中的地位,即便遷出中國也不可避免地需要從中國進口一部分中間產品,仍然會給中國帶來3萬美元的產值。因此,長期來看,每流出100萬美元的服裝業產出,就會減少我國46.6萬美元的GDP。

  對高技術產業來說(如計算機和電子產品),每1單位的外遷,產生的直接效應為-16.5萬美元,關聯效應為-26.5萬美元,短期內的溢出效應為23.9萬美元,短期內總的減值為19.1萬美元。長期來看,每單位電子產業的出走,其溢出效應為4.8萬美元,長期的減值為38.2萬美元。

 

制造業遷出中國,真的那么可怕嗎?

▲ 不同制造業的外遷,對中國GDP的長短期影響和方式都不同

 

  所以,結論就是:假設今天有一個外資企業決定關閉在中國的工廠,那么這個舉動將會通過直接效應、關聯效應和溢出效應對國內的經濟產生影響。

  當這個工廠搬到國外,那么從中國進口中間產品(零件),就要面臨更大的物流成本和關稅成本,因此它一定會尋求國外的供貨商,爭取部分乃至全部替代中國的產業鏈。從企業經營的角度來說,這是必然的趨勢。

  當年外資來中國辦廠之前,他們的供貨商也都是本國的廠家。來中國這么多年后,卻都開始大量靠中國廠商供貨。“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今天輪到我們承受“產業轉移”的壓力了。

  所以,制造業外遷所帶來的真正威脅,不在于某些個大牌企業的轉移,而在于它對中國產業鏈地位的損耗。企業遷走,不算什么。但如果中國企業被踢出了產業鏈,或者在產業鏈上居于不利地位,那么我們的制造業就真的要面臨危險了。

 

  04

  中國制造業是否走到了危機邊緣?

  先說結論:中國制造業距離危機邊緣還很遠。如果危機是從頂樓往下跳,中國可能才剛剛進電梯沒多久 。

  現在,請大家再復習一下概念:產業轉移,是一個客觀規律,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它就像是一個玩弄感情的妖女,她想走,你留不??;她不來,你怎么勸都沒用。

  奧巴馬、特朗普,連續兩屆美國總統都希望制造業能夠回歸美利堅。然而,MAGA口號終究還是敵不過資本的力量——2019年5月22日,駐華美國商會發布的調研報告顯示:40.7%的受訪美國企業考慮或已經在中國境外設立工廠,24.7%選擇東南亞,10.5%打算去墨西哥,只有不到6%打算回流美國——在資本眼里,美國本土的辦廠條件,甚至不如隔壁墨西哥。

  產業的轉移,其背后的推動因素是一個國家或地區所擁有的比較優勢,包括但不限于:更廉價的勞動力、更廉價的能源、更高的科技、更豐富的資源、更方便的配套服務和相關產業......也就是說:只要中國還有獨一無二的比較優勢,那么相應的產業就不會轉移出去。只要中國還保留著獨一無二的比較優勢,“空心化”就不會到來。

  目前,中國的優勢在于發達的基礎建設、高效的物流配送、方便的配套服務、龐大且分布各地的產業集群。這些都是牢牢扎根于祖國大地的,并不會因為企業的流動而改變。從軟件來說,中國有數以億計、勤勞吃苦的熟練工人,有千萬級別的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才和工程師,更有十億級別的消費市場。這樣的底子,可以說是無可替代。

  目前,影響制造業企業是否遷出中國的因素包括:

  正向(留在中國):

  基建、物流、配套、勞動力質量、規模效益、產業集聚、市場。

  負向(退出中國):

  勞動力成本、對美貿易摩擦的關稅、國際市場。

  綜合來看,那些傾向于離開中國的企業要么是追求更低的勞動成本,要么是主要市場在美國,生產基地在中國,需要規避貿易摩擦帶來的高關稅。留在中國的企業,則更加看重中國的基礎設施和配套條件。

  其實,“制造業遷出中國”這個說法也過于籠統。以在華美國企業為例,盡管40.7%的美國在華企業都計劃或已經在外國開設新的生產基地,但這并不意味著要關閉中國的生產基地。他們的策略是“在中國,為中國”,中國產工廠生產的產品服務中國市場,外國工廠生產的產品服務美國市場,巧妙地繞過了關稅限制。

  更有甚者,盡管在外國開辦了新的工廠,但主要的零部件仍然在中國進行制造,僅僅在外國完成最后的總裝程序,然后就以外國名義進行出口貿易,既能夠利用國內的生產優勢,又能夠規避關稅制裁,簡直雞賊。

  而對于那些“勞動力價格敏感”的勞動密集企業來說,他們的轉移不可避免。并且,從我們至今為止的種種行為來看,不論是媒體上宣傳的“產業升級”還是不斷加高的環保成本、不斷推進的城鎮化,似乎都在朝著擠壓低端制造業的方向開進。我個人的看法是:也許,我們本就不想給低端制造留條路。

 

制造業遷出中國,真的那么可怕嗎?

▲中國出口商品的國內增加值正在顯著地提高

說明國內的產業鏈正在向上調整

 

  不論是生產端還是消費端,中國對于全球資本而言都是一個無法抗拒的誘惑。根據麥肯錫的一項研究顯示:世界對中國經濟的綜合依存度高達1.2,而中國對世界經濟的依存度則下降到了0.6。

  基于上述信息,我認為:中國制造業遠沒有走到危機邊緣,我們還是最大的工業生產國,我們也還是最重要的投資對象國。中國所擁有的比較優勢,使得“產業妖女”暫時死心塌地留在中國,即便是面對特朗普政府的威逼利誘,也表現出了比較堅定的態度。

 

  05

  尾聲:未雨綢繆

  為最糟糕的一天做好準備

  盡管我們擁有諸多比較優勢,但這并不永恒。畢竟,中國的各種優勢還沒有強大到能夠讓企業即使肝腦涂地也要苦苦追隨的地步。如果美國關稅僅僅上升10%,不少企業還是可以扛過去的。而如果這個數字上調到了25%,大多數企業則都會選擇海外開廠避稅。

  對于也許會到來的最糟糕的一天,我們應該做好準備。

  目前,中美之間的緊張貿易關系是最大的不確定性因素。對于中國來說,那些對美出口較高的制造業部門是這種緊張關系的最大受害者。美國人的想法我們沒辦法更改,但我們可以給這些企業適當的優惠,盡量能夠減少一些成本,盡量能夠幫他們多拿一些訂單。

  短期內,向外遷徙的產業主要還是低端制造業,但長期來看,高技術含量的制造業外流影響更大。根據之前的論述,我們最大的危機并不是某幾個企業的出走,而是在產業鏈層面的“出局”。如果真的有外資大規模撤退的那天,那么中國就一定要打好產業鏈的“陣地保衛戰”,死守自己在產業鏈上的地位,力爭在產業鏈上占據上游,多一些話語權和不可替代性。

 

  參考文獻

  胡國良,王繼源.全球產業布局調整背景下中國制造業外遷問題研究[J].財貿經濟,2020,41(01):50-64

  華泰證券. 中國制造業能否再次高飛

  世界銀行集團. 中國經濟簡報. 2019年5月

  中國建投投資研究院. 中美貿易摩擦對制造業的影響

  渤海證券研究所. 制造業外遷:趨勢難改 但需作為

 

 

責任編輯:Rachel
  • 1、
    凡本站注明“中國市縣招商網”、“市縣招商網訊”的作品,使用時須注明稿件來源:“中國市縣招商網”。

  • 2、如作者本人對本站刊載內容、版權持有異議,請于知道該作品刊載之日起20日內聯系本站,否則視為自動放棄相關權利。
  • 3、
    本網所有項目信息“來源”真實、可靠,發布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對其時效性等負責,如有異議可通過信息來源處核實。
  • 歡迎各類型媒體與本站簽訂轉載、頻道、欄目等合作協議。電話:010-63956556    Email:[email protected]
項目排行榜
    地方頻道
      招商視頻
        时时彩软件能提现吗